刘炳江称,“这一轮的污染是不是有所放松”,现在还没看到数据。如果回顾过去的情况,每到季节交换的时候,都容易出现重污染过程。虽然说有的城市前5个月改善的很好,后面1个月不怎么改善也能完成既定目标。但中央布置了打赢蓝天保卫战,“2+26”城市又有空气质量改善的新目标,如果现在放松,全年的目标可能就完不成。​​​​

  《方案》明确提出授权地级及以上政府作为赔偿权利人,很大程度上下放了索赔责任,能够提升索赔的积极性与实效性。在此基础上,探索公众参与的途径和机制,如允许由符合条件的社会公众、非政府组织发起赔偿诉讼,将有助于形成更为直接的、激励相容的制度体系,进一步强化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的效果。